| 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訪談 » 人物 » 正文

閻鏡予博士:CSST打造的智慧城市立足“智慧低碳產城融合”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4-05-28  來源:《中國建設信息》 陳桂龍  瀏覽次數:6285
早在《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發布之前,國內的智慧城市建設就已如火如荼。截至目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公布的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已達193個,提出智慧城市規劃的城市已有200多個。有機構預測,在“十二五”期間,國內智慧城市的建設規模將達2萬億,而與之配套的智慧交通、智慧醫療、智慧家居等一系列模塊的搭建,也將迅速帶動相關產業鏈條及企業的飛速成長。
“未來智慧城市建設在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改善民生的同時,也將催生跨領域、融合性的新興產業形態,并帶來萬億產業規模,進而成為國內經濟長期增長的重要推動力。”CSST智慧中國集團-智慧城市系統服務(中國)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閻鏡予說。
 
智慧城市是落實新型城鎮化的必要路徑

閻鏡予介紹,CSST打造的智慧城市不僅僅是技術領域的革新,更是信息化、工業化與城鎮化建設的一個深度融合。而就當下中國城鎮化的建設而言,其發展存在種種困境:

一是城市硬件基礎建設遠遠快于軟件建設。一些地方打著“加快城鎮化進程”的旗號,盲目擴大城市面積,以大規模硬件基礎設施的建設來拉動城市發展,而忽略配套的軟件設施建設,導致城市交通擁堵、居住安全、醫療教育滯后等問題嚴重。

二是不合理的產業結構問題。我國農業基礎依然很薄弱,工業大而不強,尤其制造業創新能力不足,缺乏自主知識產權、核心技術和世界知名品牌。消耗大、污染多的行業和企業所占比重過高,服務業發展滯后。

三是城市規劃和管理的頂層設計缺失問題。部門分割、地區分割的管理模式使各項政策在實施中難以形成合力,城鎮化不能健康高效地發展。同時,城市規劃和管理脫節,各子系統信息不能交流和共享,綜合管理能力滯后,影響城市運行效率。

四是城市發展以環境污染和破壞為代價的問題。城市片面追求經濟增長和擴大城市規模,不考慮當地資源環境承載條件,提出超越發展階段的人口、經濟、城區面積等指標。城市建設缺乏科學的空間規劃,致使資源環境分配不均,不同程度地存在人口膨脹、水資源短缺和環境惡化等問題。

針對目前日益嚴重的各類大城市病,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新型城鎮化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要構建科學合理的城市格局,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要把生態文明理念和原則全面融入城鎮化全過程,走集約、智能、綠色、低碳的新型城鎮化道路。”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認為:“智慧城市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城鎮化戰略部署的具體任務,也是擴大內需、啟動投資、促進產業升級和轉型的新要求。”

“在這樣的情況下,智慧城市被視為了落實新型城鎮化建設的必要路徑。有別于傳統項目中硬件基礎設施的大規模投入,智慧城市以軟件建設為重點內容,利用物聯網、云計算等信息技術手段,以全面提升城鎮化質量和內涵為目標,是‘信息化’、‘低碳化’與‘城鎮化’結合的最佳模式,智慧城市的建設目標與新型城鎮化的要求基本一致。”閻鏡予說。

首先,智慧城市兼顧城市軟硬環境的建設,利用數據信息庫和共享服務平臺,實現資源環境集約共享。智慧城市加大軟件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公共數據信息庫和共享服務平臺,實現城市各行業信息在網絡上的互相流轉與共享,尤其是在政務、就業、醫療、教育方面,可為各類居民提供均等的社會資源和公共服務。

其次,智慧城市有利于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加快農業信息化和規模化。智慧城市以高新技術的推廣應用及以持續性的創新作為城市發展的原動力。以信息技術為基礎,踐行2013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的家庭農場建設模式,大力發展科技種植、食品溯源、生態觀光、農業電子商務等現代農業技術,增強農業綜合生產能力、改善農村環境、提升農民職業技能水平和生活水平、推動城鄉發展一體化。

再次,智慧城市強調跨行業的數據集成應用,重視頂層設計,實現城市科學規劃管理。以物聯網和云計算技術為支撐,對全區域內來自各行各業、各家各戶的數據,通過大數據分析處理手段,進行統一的綜合管理和運營。不但方便政府部門對城市的精細化管理和科學的統籌規劃,并且有助于解決中國的交通擁堵、環境惡化、看病難等“城市病”,提高城市運行效率。

最后,智慧城市注重低碳環保技術,建設“美麗城市”。智慧城市更加注重新能源的使用,提升清潔能源比例,降低萬元GDP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充分運用環保技術對城市垃圾和排污物進行無害化處理,為城市的居住者創建適宜的生態環境,實現城市的可持續健康發展。

閻鏡予告訴記者,建設智慧城市不僅可以讓人民先享受“智慧城鎮化”的好處,而且能給國家帶來一個集約、智能、綠色、可持續發展的新模式,同時又能走出中國特色的農業現代化道路。
智慧城市的建設趨勢
智慧城市與城市發展一脈相承,是新型城鎮化的實現結果。狹義的講,智慧城市和信息化息息相關,但智慧城市不等于城市信息化。廣義的智慧城市也要考慮城市的生態、環境,包含綠色和低碳的內容。此外,城市發展不僅僅依靠技術來實現,更多的還要產業,要有智慧的產業和人的智慧化。
閻鏡予認為智慧城市的發展有四大趨勢:
第一,變傳統的房地產發展模式為產城融合、產業先行的發展模式,重視城鎮質量與效益提升。產業要跟城市的發展結合在一起,以產帶城,產業先行是今后城鎮化的特色。
第二,新型城鎮化全面應用信息化和低碳化的技術手段與系統。智慧城市并不是單純信息化的問題,也不是單純數字城市的問題,還必須考慮生態環境的改善以及低碳技術的綜合應用。
第三,加強市民化改造,重視人口的城鎮化而非單純的土地城鎮化。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3年城鎮化率已達到53.7%,而按戶籍人口計算的城鎮化率僅有35.7%(來自《中國城市發展報告》),兩者相差了18個百分點,意味著兩億多人口缺少穩定的住房、醫療等,這蘊含著巨大的商機。
第四,科學布局,中小城市試點,避免集中爆發的大城市病問題。在大城市進行復雜的智慧化建設,涉及的問題很多,且改造起來難度非常大。因此在中小城鎮設立試點進行建設,再以點帶面大范圍鋪開,是必然的發展趨勢。
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的探索實踐
智慧城市建設必須將信息化、低碳化與人的城鎮化相結合。針對當前智慧城市的發展普遍存在的缺乏長期有效規劃和穩定持續的發展思路、信息孤島、缺乏統一的標準體系、缺乏合適的投資運營模式以及缺乏產業支撐的問題,CSST智慧中國集團創造性地提出“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模式,在5至10平方公里的待開發區塊,在靠近省會城市的一小時生活圈范圍內,開展覆蓋城市規劃、頂層設計、基礎設施建設、智慧低碳解決方案、產業園區發展、綜合配套開發、社會化運營服務等全產業鏈的建設。“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將實現從“地的城鎮化”向“人的城鎮化”的轉變,實現從“地產先行、人為造城”向“產業先行、產城融合”的轉變。閻鏡予介紹了“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的特點:
一是以“人的城鎮化”為核心,產業先行,產城融合。

CSST智慧中國集團與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眾多院士建立戰略合作關系,聯手打造以院士級產業化項目引領的特色示范區。以當地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二五”規劃綱要》為指導,以當地產業現狀為基礎,以自有院士級產業化項目為引領,編制示范區產業發展規劃。以院士的產業為產業發展的龍頭,然后再做配套完善。按照筑巢、引鳳、齊鳴產業發展模式,推動整個示范區實現“三產并進、四化同步”。

筑巢——搭建運營平臺,孵化自有技術。園區硬件設施建成后,率先投入10億元啟動資金,自建綜合運營平臺,包括技術運營與轉化孵化平臺、資金支持平臺、基礎設施共享平臺、智慧服務供應平臺、人才培育平臺、綜合辦公平臺等等。同時,將率先引入自有的院士專家級高端項目,落地占園區總企業數約20%的智慧低碳核心企業。
引鳳——規模招商引資,打造產業鏈條。基于筑巢階段形成的初具規模產業園發展基礎,根據園區產業導向和發展目標建立入園標準,開展大規模的招商引資,圍繞院士專家級核心產業,形成上下游產業鏈條,實現園區內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集聚式發展。
齊鳴——發展商業配套,提供公共服務。園區穩定良好的就業環境,自然帶來對園區商業配套和公共服務的需求。根據園區發展態勢,在產業園區周邊建設住房、教育、醫療、休閑等綜合性配套設施,以產帶城、產城融合,最終實現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的建設目標。
二是以智能和低碳為核心的綜合管理運營平臺技術架構。

從技術層面上講,智慧城市有幾個核心點:物聯網、云計算和大數據挖掘。在具體運用的時候,還必須有城市的綜合運營管理平臺。跨行業和部門之間的信息如何在平臺上實現交換?智慧交通和智能安防,太陽能發電、能量云系統、綠色建筑與節能系統的融合,派生了兩大體系,一是信息化的跨行業,基于云計算和物聯網的領域,二是能源的跨行業,基于低碳的分布式能量源的體系。CSST智慧中國集團立足這兩大城市運營核心體系打造的智慧城市綜合運營平臺,除了解決城市中人與物的基本需求外,還解決了信息和能源兩個問題。與數字城市不同,智慧城市不僅關注行業信息化,更重要的是可以通過數據挖掘,發現行業之間的關聯,據此預測未來的發展趨勢。

綜合管理運營平臺就像一個城市的操作系統,控制和管理示范區內的各種資源并將這些資源合理有效地進行組織起來,為置身其中的市民提供便捷、高效的生存環境,連接著城市功能和市民服務需求。對于已建成的成熟城市來說,比如深圳,既有的利益劃分已確定、接入標準的不統一,使綜合管理運營平臺的建設困難重重。如果一個5~10平方公里城市的區域內做一個樣板,這種體系架構就容易實現。
三是實現農業現代化與新型城鎮的結合。
真正的城鎮化,不是單純的將農民趕上樓,將農田變成一棟棟高樓,而是保留原生態的風貌,讓居民看得見山,望得見水。“CSST智慧中國集——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區別于一般新城新區、產業園區和開發區等老開發模式的核心要素之一就在于對農業的考慮。老開發模式的開發主體一般只考慮建設用地的功能布局和發展規劃,而在示范區的建設中,明確提出周邊農村將成為示范區的有機組成部分,三農成為了珍貴資源,納入示范區整體設計的范疇。

原生態農業成為稀缺的休閑觀光資源,吸引游客參觀和體驗現代農業形態;農業綠地成為豐富的碳匯資源,改善城鎮的微氣候;“社區支持農業”模式,實現新型城鎮的食品安全和城鎮對農業的反哺;基于生活用水的中水處理系統,實現城鎮和農田的自然水循環系統回歸;低門檻就業崗位,解決了農民的安居、就業和發展問題;此外職業技術培訓和就業指導等促進農民的再就業,提升城鎮化率。

四是“三規合一”的規劃模式。
傳統的城市規劃中空間、產業和信息技術規劃是分開的,這就造成一種現象,在引進企業的時候,產業和具體用地之間易產生沖突,沒有指標產業就難以引進。“CSST智慧中國集團——智慧低碳產城融合示范區”讓產業、空間和技術規劃“三規合一”,產業規劃先行,前期將需要引入的產業進行研究,并作可行性分析,有了產業發展規劃以后,根據產業業態和用地需求,來做城市的空間規劃,城市的空間形態確立后,再做技術規劃,將智能交通、安防和一卡通、低碳系統規劃納入其中,產業、空間和技術三規統一。
“打比方來說,產業規劃就是城市的血脈,能夠讓城市活下來,沒有產業就沒有自己發展的能力,不可能形成長期的稅收來源;空間規劃就像是城市的骨架,支撐起整個城市的功能布局;技術規劃就是肌肉,能夠讓城市動起來,運行的更加高效。”閻鏡予說。

閻鏡予(博士)簡介:CSST智慧中國——智慧城市系統服務(中國)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2004年和2007年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自動化系獲得學士和碩士學位,2010年于香港中文大學機械與自動化工程系獲得博士學位。2010年至2011年任職香港中文大學副研究員,2011年至2012年任職于深圳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展規劃處,2013年加入CSST智慧中國——智慧城市系統服務(中國)有限公司工作至今。

資料提供:賈琳琳   CSST智慧中國集團——智慧城市系統服務(中國)有限公司 規劃設計院研究員

 
 
[ 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开码结果查询历史